一分彩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game show 联系我们
你的位置:一分彩 > 联系我们 > 国际战略前沿:战略合围成型,西方加速瓦解
国际战略前沿:战略合围成型,西方加速瓦解

2022-11-24 22:02    点击次数:163


  

【编者按】本文作者至善道人 ,转载自公众号“ 国际战略前沿”,有很多精彩内容,欢迎关注。在当今的全球版图上,正在进行着一场新型的“农村包围城市”,即广大发展中国家为了自身的独立与自由正揭竿而起,从而形成了全球意义上对美日欧等全球旧秩序的抗争;由于发展中国家众多,国力孱弱,因此,在过去的很长时间中,大家都不得不忍受西方的剥削和压榨,一直是敢怒而不敢言;但是,当这种愤怒已经累积到极点,那么只要一颗火星就能燃起熊熊烈火,并且形成席卷全球的烽火硝烟;而这种战略态势最直接地体现,就在于地缘战略的变化;虽然表现形式会不同,但性质却完全相同;如今,全球对美日欧的战略合围已经成型,因此,西方已经步入了瓦解的快车道;

我们在《十八路诸侯起事 东方时代呼之欲出》一文中,将当今全球版图划分为14个板块,除了欧洲、北美、澳新、日韩外,全部都所属于发展中国家;而要实现对西方板块的分割包围,那么就需要其间的部分板块,充当战略穿插角色;但是各个板块中,除了中俄印是单一国家外,其他板块都是由众多国家所构成;

因此,在充当战略穿插角色时,必须由该板块中的区域核心国家,作为板块穿插的核心支点;如此,该板块才能真正担当起穿插的重任,从而实现对西方各板块的分割包围;而充当穿插角色的板块,主要包括俄罗斯、中东、北非、印度、东南亚和拉美;

战略攻守彻底逆转

作为西方地缘战略的鼻祖,麦金德提出世界岛和心脏地带概念,这一直是西方推进全球地缘战略的指导思想;而世界岛即是欧亚非大陆,而心脏地带即指中亚地区;因此,从十九世纪的英国开始就不断地争夺中亚,而心脏地带中的核心就是阿富汗;因此,从十九世纪的英国,到二十世纪的苏联,再到二十一世纪的美国,都投入巨大的战略资源,一头扎进阿富汗泥潭;不过可惜的是,无论是哪个帝国在阿富汗最终都难逃折戟沉沙、功败垂成的命运;

之所以贫瘠的阿富汗能成为心脏地带中的心脏,原因就在于亚欧大陆正好处于北温带,庞大的陆地在东西南北都具备生成强大帝国的条件,史上最大的帝国莫过于横跨亚欧的蒙古帝国;因此,谁控制了心脏地带,谁就可以有效遏制东西南北四个方向的帝国潜力,甚至于将这些帝国控制在合理区间,并不断施加影响,从而获取丰厚的战略利益;

而英美体系由于是海洋型霸权,它们更加注重对心脏地带的控制;因为一旦出现陆地强国,那么,就可能彻底终结其海洋霸权;

因此,从十九世纪以来,英俄双方就开始争夺阿富汗,二战后苏俄终于将中亚变成自己的腹地,暂时取得地缘优势;而当冷战结束后,苏联消失,以北约为首的英美集团实力却正如日中天,它们终于迎来了染指中亚的千载良机;于是,美国利用自导自演的911事件,迅速蛙跳占领阿富汗,控制了梦寐以求的心脏地带;在阿富汗立足后,立刻对北部的俄罗斯、东部的中国、南部的印度、西部的伊朗形成了巨大的战略压力;

对于这些地区大国而言,北约控制下的阿富汗,确如眼中钉肉中刺,简直是食不甘味、夜不能寐;而西方依托阿富汗则不断给各方带来分裂威胁和安全挑战;如当时新疆频发的暴恐事件,就是这种威胁的直接体现;

原本欧亚大陆上的其他国家一盘散沙,但当北约东进阿富汗后,立刻引发了周边国家的强烈反弹;在生死存亡的威胁下,大家反而立刻抱团共同应敌;于是,就在2003年美国入侵伊拉克后,眼见“大中东计划”即将成型之际,伊朗核计划横空出世,在中俄的共同推进下成功阻击了大中东计划,并将北约死死地钉在阿富汗;

在长达整整20年中,北约再也未能向前推进半步,而阿富汗也成为了北约扩张的极限;而经过如此长时间的对垒,亚洲大陆上的中俄伊反而在斗争中形成了团结;虽然同样受威胁的印度始终若即若离,但中俄伊已经足以成为对抗西方的一股强大力量;

由于东西方的双边博弈,缺乏像冷战期间中美苏那样的三角稳定结构,因此,博弈的锋线完全是取决于双方的实力对比,一旦一方的实力变弱,那么博弈的锋线必然立刻向前推移;既然北约经过阿富汗20年的剧烈消耗,已经严重体力不支并于去年8月撤出阿富汗;那么,东方力量必定立刻发起反攻,并将战线大幅前推;

于是,从去年9月下旬开始,中国为了兑现全球气候承诺开始拉闸限电;11月5号,俄白签署联盟协议,俄罗斯迅速逆转东欧方向收缩态势;今年2月24号,俄罗斯更是发起“特别军事行动”,开始大举反攻;当前东西方博弈的前沿战线,已经从之前的中亚大幅向西推进至东欧一线;

因此,随着东方力量的全面反攻,全球被压迫被奴役的区域各国,终于看到了翻身解放、独立自由的光明前景;于是,今年6月,北京顺利举行“全球高层对话会”后,起义的烽火便迅速席卷全球;会盟的十八路诸侯,针对西方的各个核心地带,随即实施了全球范围的战略穿插;如今,对美日欧的战略合围,已基本完成;

各前沿板块基本态势

第一,俄罗斯板块

俄罗斯作为一个核心板块,其核心的防区就在东欧一线,随着俄乌冲突的爆发,整个西方一边倒地制裁俄罗斯,这直接导致俄美关系和俄欧关系被冻结甚至敌对;在如此态势下,因根本利益发生冲突,这使得欧美的力量和影响力,再也不可能穿越俄罗斯,从东欧渗透到中亚;俄罗斯与西方对抗的前沿锋线,被暂时固化在了东欧一线;

而随着芬兰瑞典加入北约,于是,沿俄芬边界、波罗的海、东欧、黑海的一道铁幕已经落下,并将西方力量完全封堵在该锋线西侧;

第二,中东板块

中东历来是全球政治的核心地带,不仅地理位置极为重要,更是掌握着现代工业的血液石油,因而成为了一切大国的争夺目标;但由于伊朗作为东方的钢钉成功狙击了西方,使之止步于波斯湾的南岸。

西方进攻受挫后,在中东的影响力开始急剧萎缩;随着埃及、沙特、土耳其三个地区大国,争先恐后申请加入金砖组织和上合组织,中东板块之于西方已经全线动摇,整个伊斯兰世界的团结也出现快速重建,一个以伊朗为核心的、团结的伊斯兰世界已几近成型;由于,伊斯兰教不仅在中东,更覆盖了广大北非地区,因此,中东板块防线的成型,必然带动北非防线的快速推进;

第三,北非板块

非洲是欧洲南下的战略纵深,其一直以来被当作是欧洲的原料产地和倾销市场;因此,既然要合围西方,那么就需要在北非构筑防线,将欧洲的影响力阻击在地中海南岸。

我们在《十八路诸侯起事 东方时代呼之欲出》中就曾指出,位于北非核心位置的阿尔及利亚,虽然是个弱国但却极为重要;而其也的确不辱使命,不仅在10月13号成功促成巴勒斯坦各派的和解,实现了巴勒斯坦的团结,更是在11月2号成功举办第31届阿盟峰会,这是自疫情爆发3年以来的首次峰会;阿盟峰会促使伊斯兰世界更加团结,这必将使得整个伊斯兰世界在中俄的支持下,快速具备对抗西方的能力;

与此同时,10月24号,利比亚举行民族和解对话会,这是利比亚在西方煽动下爆发内战以来,冲突各方首次明确准备政治解决国内冲突,中国驻联合国临时代办戴兵表示欢迎;而利比亚作为摩洛哥-阿尔及利亚-利比亚-埃及北非防线的重要一环,终于在苦难中认识到民族和解的重要;

而民族和解的核心,就是各派别不再受西方挑唆而互相残杀,民族和解后的第一目标就是将西方势力驱逐出境;利比亚多年战乱的残酷现实,早已使利比亚从对西方的幻想憧憬转变成了深恶痛绝;因此,民族和解后的利比亚,必然立刻回归伊斯兰世界,并为北非防线补上最后一环;

第三,东盟防线

东南亚作为沟通印太两洋的关键通道,也是联系日韩与澳新的中间节点,其战略地位极其重要;而在东盟10国中,真正具备实力的国家只有3个,那就是印尼、泰国和越南;长期以来东盟离岛型国家,如菲律宾、新加坡、印尼等受英美海权影响较大;而半岛型的国家,如缅甸、老挝、柬埔寨等国家,则受陆权影响较大;

因此,印尼、泰国和越南就成为东盟板块能否肩负起穿插重任的支点国家;而此前,在十八路诸侯会盟时,印尼和泰国已经作为受邀国与会,旗帜鲜明地站在了起义同盟一边,而唯有越南一直在中美之间左右横跳,这使得东盟防线的含金量显得成色不足;

但是,10月30号,越共总书记阮富仲应邀访华;这是二十大闭幕后首位访华的外国领导人,更是越共十三大阮富仲再次当选后的首次出访、也是疫情以来其的首次出访,还是中国自疫情以来接待的首个“正式访问”;越南将如此多的首次集中在一起,显然是要以此突出表明此访的诚意;

其言外之意就是,越南将结束过去在中美间左右逢源的骑墙政策,不仅要加入起义同盟一方,更要彻底回归社会主义阵营;因此,此方的战略意义非常重大,这将使得东盟从完全意义上成为切断日韩与澳新的穿插力量;而由越南、泰国、印尼三个支点连接而成的穿插力量,将彻底完成对日韩和澳新的分割包围;

第四,印度板块

印度作为亚洲大陆上的第三大国,确实具备天然禀赋,但其长期遭受西方的殖民压迫,虽然表面上总是不时地与中国搞点摩擦,这其实只是其慑于对西方势力的恐惧,而不得不寻求的一种维持平衡的生存之道;但其骨子里还是在等待机会反抗西方,以获得完全意义上的独立自由;而西方由于有中国这个主要对手的存在,也不时地需要拉拢印度来遏制中国;

因此,印度一直是西方从南部方向干预中亚的一支暗手;而印度对此也心知肚明,只不过其由于自身管理能力实在低下,不得不于平衡之中寻求利益来发展自己;因此,一旦时机会成熟,其便自然从战略上会向东靠拢,比如加入金砖国家、上合组织、亚投行等;

如今,在西方全面衰落的大背景下,印度终于敢于明确表达出自己的真实态度;首先,在俄乌冲突中,印度不顾西方的强烈反对,通过大量购买石油以实际行动对俄罗斯予以支持,之后7月4号,又主动用人民币与俄罗斯结算铁矿石,打响了货币起义的又一枪;

9月14号,印度突然宣布退出美国主导的“印太经济框架”谈判,主动表明了与西方进行经济切割的态度;10月27号,印度更是石破天惊,宣布启动去英语化;可以看到,印度很多表面上的反西方动作,做得甚至比中国更激进,这足以体现出印度摆脱西方的急切心情;而只要印度不做西方打手,那么事实上,印度板块方向就已经取得胜利;

第五,拉美板块

我们在《重拾文明冲突 西方最后的救命稻草》一文的最后曾提到,拉美文明作为天主教文明的附属地带,虽然从文明的角度其从属于西方,但从民族压迫的角度则完全属于反西方阵营;我们也早就提前预判,作为拉美最后一个大选的巴西,左翼一定会赢;

果然不出所料,10月30号,巴西大选落下帷幕,左翼的前总统卢拉成功当选,补上了拉美全面左翼化的最后一块拼图;拉美作为美国的战略纵深,其战略意义如同非洲之于欧洲一样;非洲和拉美被欧美控制,那么,西方就有足够的战略腾挪空间,并依此得以长期参与全球博弈;因而在过去,这两块地方也一直被欧美视为后院,而不容他人染指;

如今,随着北非-中东-东欧一线防御体系的逐渐成型,整个欧洲已经被压缩到了东北大西洋一角,而拉美完成全面左转之后,将对美国在该地区的势力和渗透造成巨大打击,甚至此前美国支持的右翼势力将被大规模清算;再加上已经被分割的日韩和澳新,事实上,在全球战略版图上,起义同盟已经初步完成了对欧美、日韩、澳新的分割包围;

那么,在将它们的回旋空间挤压殆尽之后,接下来一段时间,必定是不断对包围圈中的欧美日澳进行加压,从而使它们在内外部的高压下发生内爆,以最终实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战略目标;

三大高压同时推进

首先,军事压力

在东欧一线,新任乌克兰军事行动最高统帅苏洛维京到任后,仅仅20余天,这位被称为“末日将军”的统帅,就一扫之前俄军局部失利的阴霾,迅速扭转乌东战局,不仅稳固了既有防线,而且在赫尔松地区消灭了大量乌军;如今,俄新动员的23万大军已陆续就位,随时可以开往乌克兰战场;在如此巨大的军事压力下,一方面美国不得不将101空中突击师紧急调往罗马尼亚布防,以防战线迅速崩溃而战火溢出乌克兰;

另一方面,在东亚方向朝鲜也正不断加大对日韩的军事压力,仅仅在11月2号到3号的10个多小时里,朝鲜就发射了25枚导弹;当前,起义同盟对东西两线的欧洲和日韩,所施加的军事压力越来越大;

其次,能源压力

自11月1号开始,欧佩克开始执行减产计划,日削减原油200万桶,随即国际原油价格出现上涨,11月1号,纽交所上涨1.84美元,收于每桶88.37美元,涨幅为2.13%;伦敦布伦特原油上涨1.84美元,收于每桶94.65美元,涨幅为1.98%;要知道,能源作为工农业和生活核心要素,国际原油维持高价将极大地助推欧美的CPI指数;10月31号,欧盟统计局发布数据,欧元区10月综合通胀指数高达10.7%,显然已经非常吓人,而美国即便连续暴力加息,甚至血洗英欧日韩也没把CPI打下来,9月依然高达8.2%;而这必将给欧美日内部的社会稳定造成巨大压力;而中国由于与主要产油国,签订的是长达20年以上的油气合同,因此,国际油价期货短期的价格波动对中国影响不大;

再次,物资紧缺压力

如果说能源紧缺导致西方CPI大涨的一大因素,那么,另一大因素就是实物产品的日渐短缺;由于中国已经成为全球最主要的产品输出国,但国内一方面频繁遭遇疫情反弹的影响,使得生产秩序不断遭受干扰;另一方面美国则不断发动芯片制裁,破坏全球供应链的稳定;从而使得全球正常的经济秩序遭遇重大挑战,很多产业不能正常生产,使得全球实物产品出现短缺;

而欧美日作为全球产品的主要进口国,必然会对有限的商品进行激烈争抢,而美国利用金融霸权疯狂打压英欧日韩汇率,使得它们因汇率暴跌而买不起商品,从而使得美国可以大量抢下它们的口粮;因此,这种物资紧缺的压力,不仅将进一步推高西方的CPI,更会让西方各国内部矛盾激化;

欧洲求生西方瓦解

我们在《世界风暴中心 已经快速生成》曾指出,虽然新教文明通过内部运作,成功团结了天主教文明,但这种团建是建立在有利可图的基础之上,而当前面临的现实是,美英是准备送德法意为核心天主教文明去与俄罗斯死磕,甚至直接送它们去见上帝;这个性质就完全不同了。

因此,欧洲尽管作为西方的一员,为了价值观而站在了同一阵营,但是当面临生死抉择的时候,求生欲永远都是排在第一位;为了求生,欧洲一方面开始对西方阵营背后推手产生不满和抵抗,另一方面则对敌对阵营开始投降,从而从正反两方面为自己减压,以解除死亡威胁;

首先来看抵抗;

10月18号,法国总统马克龙和德国副总理哈贝克公开点名批评美国落井下石的行为,这是德法两国首次与美国公开裂痕;10月26号,欧盟峰会强烈谴责破坏北溪管道的行为;这是自俄乌冲突以来,尤其是北溪管道被炸之后,欧洲方面对于背后的始作俑者,表达出最明显、也是最直接的态度,其潜台词就是:不要以为老子什么都不知道,再这么搞下去老子不干了;

其次来看投降;

10月5号,意大利能源公司埃尼集团宣布,已经与奥地利达成协议,继续通过奥地利管道进口俄罗斯天然气;10月17号,法国总统马克龙在欧盟峰会上称,即便俄罗斯对乌克兰使用核武器,法国也不打算反击;10月21号,继意法两国做出表态后,德国总理舒尔茨更是直接宣布,将于11月初率领庞大的商务代表团访华,其已经不仅限于意法两国对俄罗斯的投降,而是直接准备向中国纳投名状;

在德意法三大国都已经投降的情况下,其他欧洲小国也没有装的必要了;于是,10月27号,荷兰政府发布消息,正式取消对俄罗斯的91项制裁;由此,欧洲率先在巨大的内外压力下,开始瓦解;

我们之前在《六大迹象 昭示着旧世界开始碎裂》中已经提到旧秩序已经来日无多;而经过几个月后,在全球起义同盟已经完成对西方的合围后,那么,这种西方内部的瓦解进程必将加速推进;

进攻与煎熬并存

欧洲的动向为起义同盟展示出了一个非常好的迹象,那么,越是在这个时候,越是要再接再厉,乘胜扩大战果;西方真正的核心只有两个,一个就是以德法为核心的欧洲,另一个就是以英美为核心的盎撒;事实上与东方博弈的主要对手是英美,德法只是半推半就的仆从军;德法为主的欧洲,既想借着美英的势力捞好处,又对美英不拿其当人看而极其愤怒;

而当下,德法已经在重压之下选择投降,那么,东方进攻的重点当然就是英美了;而从战术上看,进攻当然一定是找对方的薄弱点,而英美的薄弱点,当然是英国;

于是,10月29号,俄罗斯国防部宣布,英国军事人员不仅参与了对俄黑海舰队的袭击,更有英国海军人员直接策划并实施了对北溪管道的破坏;这一顶大帽子英国不论想不想戴,事实上已经戴定了;由于,这种袭击属于国家行为,而且性质极为严重;因此,接下来俄罗斯完全采取任何可能的手段,对英国发动反击;英国原本不过是在背后拱火,希望躲在欧洲和美国身后,让俄罗斯和欧洲甚至和美国发生冲突,如此它才好渔翁得利;

不过大家都是千年的老妖,它的这点伎俩早就漏洞百出了,被人看穿之后,当然会直接被拉出来架在火上烤;

当下欧洲已经投降,美国暂时又不敢与俄罗斯直接硬碰硬,在这种局面下,英国被俄罗斯直接点名并扣上了大帽子,恐怕其已无法全身而退;我们知道,英国当前国内形势危急,CPI不断创纪录,国内罢工一浪高过一浪,关键是苏格兰和北爱正在联手推进独立公投;到了明年的现在,极有可能英国已经不复存在,而英国的瓦解将是整个西方瓦解的第一块骨牌,因此,西方事实上从现在开始,就已经驶入了瓦解的快车道;

大家已经进入了图穷匕见的最后时刻,随着形势越来越紧迫,动作也会越来越无下限,但为了避免西方狗急跳墙,因此,就总体态势而言,一方面是从外部,也就是东西两线、甚至再加上中东一线,会施加越来越大的军事压力,迫使西方必须投入巨大的财力物力用以维持战线;

另一方面则从能源、经济和金融层面,对西方施加更大的压力,其表现一则是CPI将持续高位运行,二则是金融维稳的难度越来越大;在这种内外双重巨大压力下,尽可能诱发西方内爆,从而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战略目标;

当然,西方面对巨大压力之时,绝不会坐以待毙,必然会疯狂反扑,各种反人类手段都会使用;因此,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不是更加安全,而是更加危险了;近一段时间以来,国内疫情大规模反弹,抗疫防线压力山大,这就是西方与内鬼联合反向制造的压力;当下各方就在比拼内力,就是比谁更能熬,谁能挺到最后谁就是胜利者;因此,2023年虽然是新纪元的开始年,恐怕也是最艰难的一年,人类将见证更多的活久见;但我们相信,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一切反动与邪恶,终将全部化为历史尘埃;现在,就是黎明前的黑暗。



Powered by 一分彩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