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彩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game show 联系我们
你的位置:一分彩 > 联系我们 > 防疫难点的城中村,能不能全拆掉?
防疫难点的城中村,能不能全拆掉?

2022-11-28 21:32    点击次数:80


  

文|邓浩志

先给出答案。基本可以确定,不可能全拆;而且旧改似乎也快不起来。

近日,广州海珠区城中村大量小视频流出,刷新了大家对广州这座国际化大都市的印象。视频中的城中村,房屋紧紧挨在一起,道路狭窄,污水横流,人员拥挤,卫生条件堪忧。给人的总体印象是,一旦爆发疫情,管控难度高;没有疫情,管理难度也高;里面的民众生活条件非常恶劣。于是网上掀起一波建议加快拆除城中村的建议。

但实际情况颇为复杂,大致有以下几点:

1、 从宏观政策层面上看,按照去年国家最新的规定,城市更新的拆建比例最多不高于20%,这是红线,逾越不得。所以就注定了不可能全拆,尽数拆。管理层这个规定其实也不是心血来潮,一是为了避免过度拆建对古筑,古树的破坏;二是避免大拆带来的集中购房需求;三是防止旧改损害到村民、农民的利益……虽然这几条未必适用于广州的城中村,但大政方面不允许突破,这可是刚性约束;

2、 从地方政策看,广州旧改才刚刚恢复,短期内都很难提速。广州一度在旧改上“开快车”,尤其前两年黄埔区提出“三年拆66条村”的计划,最终被紧急叫停也是一时备受关注和争议。这也让广州旧改几乎停顿了一年时间。目前广州旧改工作才刚刚恢复不久,许多问题尚未理顺,规范且普遍可行的路径也尚未摸透,预计未来几年,城市旧改工作都很难铺开,很难提速。

3、 城中村改造,未来的主体、主力尚不清晰。根据住建部相关文件,有几点基本要求:

(1)城市更新应由政府主导,而非房企;

(2)城市更新侧重公益性,而非营利;

(3)城市更新旨在提升功能,而非建设。

按上述要求,城中村谁来改?如何改?这些都是问题。一则,地方政府尚未有切实可行的,政府主导改造模式可供参考。地方政府无力牵头,企业不允许牵头,旧改工作面临缺少“火车头”的境况。二则如果是没有盈利可能的项目,民间资金不会有意愿参与。而当前各地方财政压力巨大,也没有足够的资金大规模搞老城旧改升级。缺乏改造的资金也是一个重要的问题;三则密密麻麻的城中村,如果不拆、少拆,单纯微调,能有多大改善?既没有方案,也存疑问。

4、 城中村改造,从来就没有快过。虽然过去我们经常看到大量的旧改新闻,也经历了快速旧改的阶段,但实际上,这些项目,要么只是旧厂改造;要么旧村改造,也是十之八九都位于城市外围的郊区。老城改造,老城的城中村的改造,成功并且完成的案例,从来都是凤毛麟角。在广州,这么多年,也就猎德村,杨箕村等极少数案例。像杨箕村这种,甚至经历了漫长的过程,且复杂的情况。这是由于老城的城中村,面对着复杂的利益博弈,很难达成共识,很难快起来。

总的来说,城中村改造虽然已经经历了近20年时间,也摸索了一些模式,成功了若干,但仍有许多问题未能解决,也没有一条放诸四海而皆准的路径。与其等城中村改造,不如先改善城中村的管理,从环境,治安,服务等多方面入手。可能效果更快,更省力。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Powered by 一分彩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